網絡直播: 風口來了,豬們可以飛多遠?

      “在未來,直播或將成為社交平臺的標配。

      忽如一夜春風來,直播平臺遍地開。互聯網的快速發展,讓一切都變得快了起來。QQ在17年前來到我們生活中,7年前,新浪微博為我們打開了另一個世界,5年前,微信又開始逐步占據我們的時間。而網絡直播火起來似乎就在一瞬間,但儼然已經發展成為一種新的互聯網文化業態,市場規模增速之快令人咋舌。目前,在App Store 能下載的直播應用已超過100款,用戶數量已經達到兩億。大型直播平臺每日高峰時間大約有三、四千個直播“房間”同時在線,用戶數量可達二、三百萬人次。


      探路的短視頻催生了網絡直播

      在說網絡直播前,不得不提到短視頻,因為正是短視頻的探路和發展,培育起了第一批的視頻社交用戶,為網絡直播的發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礎。

短視頻社交應用產品和很多互聯網應用產品一樣,來自美國。2013年1月和7月,Twitter和Instagram分別推出了自己的短視頻產品。2013年9月,騰訊在國內最早推出了短視頻產品——微視,由原騰訊微博的人馬打造,一度十分被看好。而競爭對手新浪,在3個月后緊跟著上線了自己的短視頻產品——秒拍,以期成為新浪微博的視頻拍攝附屬工具。

      就在騰訊和新浪準備在短視頻產品上展開激烈競爭時候,2014年4月才推出的美拍,卻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內其iOS版本就位列蘋果應用商店(App Store)5月全球非游戲類免費應用下載排名第一,成為國內最受歡迎的短視頻社交應用。

繼微博和微信之后,很多人都覺得,短視頻可能成為第三個社交平臺。但是,進入2015年后,短視頻爆發的跡象依然難覓其蹤,倒是此前轟轟烈烈的騰訊微視率先宣布“陣亡”。

      究其原因,國內的短視頻在內容生產、特色發展和盈利模式上都存在著亟待解決的問題。無論是微視,還是秒拍,都將產品定位為PGC主導模式,即以專業化內容生產為主,用戶自行生產內容(UGC)為輔。然而,現實發展恰恰相反,UGC占據了大部分內容生產(內容品質亟待提升)。美拍、微視、秒拍這三款應用都側重美女、明星、搞笑、創意等內容,同質化現象嚴重,但是由于美拍在產品功能開發上更前衛,特別是率先推出了極具吸引力的“一鍵MV”功能,很好地滿足了女性群體孤芳自賞的需求,因而在市場上拔得頭籌。

      網絡直播成了全民狂歡

      2016年4月26日晚22點33分,新媒體營銷界的“超級網紅”——杜蕾斯發布微博稱,新產品AiR空氣套百人試戴體驗直播,在嗶哩嗶哩、樂視、優酷等6大直播平臺。當時,一共吸引了超過103.4萬人實時在線觀看。



      杜蕾斯事件的營銷效果褒貶不一,但是,這讓網絡直播再次掀起了高潮是毋庸置疑的。實際上,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,大量直播平臺如雨后春筍上線,在蘋果商店的應用超過了100多個,主要分為以下幾類:

      1.全民社交直播平臺

      人人可直播,且構建社交關系的直播平臺,美拍、映客、花椒、ME 直播、一起秀、覓蜜等。

      2.垂直內容直播平臺

      比如專注于游戲的虎牙直播(YY直播)、專注于游戲和體育的斗魚 TV、專注于手游的觸手TV 戰旗,專注于娛樂的熊貓 TV;專注二次元的嗶哩嗶哩。

      3.專業直播交友平臺

      以交友、婚戀為目的的直播平臺,比較有名的有 “求見”,還有一款叫 “床聊” 的,主打午夜秘密直播。

      還記得前段時間在天安門廣場跑步的扎克伯格嗎?這個國外的社交巨頭癡迷直播。他說:“直播是目前最讓我感到激動的事,我已經被直播迷住了。”小扎都被迷住了,普通人更加容易入迷。

      2016年4月7日,女星劉濤入駐直播平臺,為網友直播自己新劇《歡樂頌》發布會的現場實況。

      短短兩個小時的直播,最高同時在線人數超過17萬,總收看人數71萬。而在《跑男》第四季的開播發布會上,跑男的7位成員也通過騰訊直播與網友互動。在Angelababy不惜形象,大秀活人“表情包”的10分鐘內,在線觀看人數超過了33萬,全程總觀看人數過百萬。

      網絡直播爆紅的背后

      究竟是什么原因讓網絡直播一夜之間如此爆紅?很多人都似乎都在究其原因。但歸納起來,主要是有三點:

      1網紅和粉絲都尋找到了新世界

      網絡直播的爆紅,網紅是重要的一環。因為明星直播固然能瞬間吸引大量粉絲,但網絡直播更多參與的人群是一些年輕的草根人士,他們用美女、搞笑、創意等逐漸積累自己的粉絲群,最終成為網紅,擁有了商業變現的能力。2016年4月,上海女孩papi醬紅遍大江南北,2200萬的廣告首單價,也將網紅的市場價值推到了一定的高度。

      網絡直播的網紅最初都來自于游戲主播。因為游戲、競技市場在國內的不斷擴大,游戲主播們的收入也日漸豐厚。游戲網紅多數都與平臺進行了簽約,采用“底薪+打賞+禮物”的模式。一個中級網紅,月入幾十萬,是很正常的。在實際收入和成為網紅的雙重誘惑下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向網紅邁進。因為,相比以前成為明星而言,成為網紅的門檻要低得太多太多。

      網絡直播的主播們來自草根,他們的粉絲更加是來自于草根。想象下,一個生活在三四線城市的90后,每天按部就班,環境相對閉塞,這時候,他突然發現,可以在直播間里看到各種各樣的美女和他對話,還可以看到別人的生活,而且是直播。這種感覺無異于打開了另一個世界,怎么能不吸引人。

      以前,微博也是打開了一個世界,但是那個世界更多是一些kol在占據,微信也是另一個世界,但是那個世界里都是熟人,都生活在同一個圈子里,網絡直播真的是讓他們看到一個全新的、接地氣的新世界。

      2技術的發展讓直播+社交成為了可能

      扎克伯格說 “FacebookLive就像是在你的口袋放了臺攝影機,所有拿手機的人,都有能力向全世界做推送。當你在直播中互動時,感覺用了更人性的方法與人做連結,這是我們在溝通上的重大進展,也創造了人們聚在一起的新機會。”

      曾經,我們很難接受在沒有wifi的情況下,在手機上看視頻,不論長短,因為資費太貴。但是,隨著4G技術的推進,“隨走隨看隨播”的3.0移動視頻直播時代已經來臨。這就讓直播+社交成為了可能。因此很多直播類產品應在社交互動上著力開發新玩法、凝聚粘性;而另一邊,在未來,直播或將成為社交平臺的標配。

      此外,手機內存越來越大,手機分辨率越來越高,這些手機技術的發展,也為網絡直播奠定了基礎。

      3資本驅動讓網絡直播進入快車道

      市場的火熱,背后一定有基本的介入。從資本市場來說,微博和微信之后,他們也在急切的尋找第三個興起的社交平臺。目前,單從斗魚TV來看,便有奧飛動漫蔡東青2000萬元的天使投資、紅杉資本2000萬美元A輪投資、騰訊出資4億元的B輪領投、以及后續的紅杉資本追加投資及南山資本的跟投。而在目前國內手機視頻社交領域排名第一的映客,曾獲昆侖萬維領投的8000萬元A+輪融資,在2016年1月7日,昆侖萬維發布公告稱,向北京蜜萊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投資6800萬元,取得后者18%股權,而蜜萊塢即是“映客”、“蜜Live”兩款移動應用的持有方。

       此外,360早已獨立運作花椒、樂視收購章魚TV、YY入投虎牙TV、阿里投資浙江報業財團的戰旗TV、華西村與完美世界圈的火貓、大家的老公王思聰的熊貓TV,在這場直播領域圈地投資之戰中也是打得硝煙滾滾。

      從音樂人轉型做投資人的胡海泉說:“我已經投不進映客,但會尋找其他抓取年輕人內心的線上直播平臺。”可見,市場有多熱。

      百度、網易、新浪等傳統互聯網企業也紛紛涉足該領域,新浪籌建了自己的直播平臺“一直播”,近期也將上線,這將直播從原來的秒拍中進行單獨的運作的做法,也表明了新浪想在直播領域爭奪之地的決心。


      后 記:

      目前,網絡直播的風口無疑已經吹得很大了,豬們不少已經飛上了天。但是,如何飛得更遠,競爭將日趨激烈。不論是平臺,還是網紅們,目前都存在著內容雷同,差異化不明顯的問題,大家都在尋找著各自的優勝點,因此勢必是一場激烈的競爭,最終誰能傲立群雄,只能拭目以待了。

网络棋牌赌博立案标准 北京赛pk10现场视频 北京pk10开奖结果 微彩app 新时时计算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 福彩36选7几点开奖 秒速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gpk电子以分技术 北京赛pk10结果 最安全的时时彩平台排名 微信捕鱼怎么玩高分 爱网爱快乐时时 加拿大28在线预测官网 时时彩号码开奖统计 七星彩18059期开奖号码 ag捕鱼王3d怎么中奖